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 政务公开 > 重点领域专题 > 社会公益事业建设领域 > 教育领域 > 教育信息

市职教中心:韩廷忠老师的教育故事

发布日期:2018-01-21  来源:胶州市职业教育中心学校(孙元栋 赵福生)

  韩廷忠老师是一九八五年从胶州师范毕业踏上教育工作岗位的,风风雨雨已走过了三十二年的教学生涯。他也由一个风华正茂、充满理想的热血青年,变成了一个老教师,尝尽人间酸甜苦辣。

  他,老教师喊他老韩,年轻人尊敬地称呼他韩老师。老韩一点儿也不老,因为他干的活儿一点儿不比年轻人少。每学期上课总是高于标准课时量,晚自习、夜班也从未以年纪大为借口推脱。其他老师有事想找老韩调课、代课,他从不拒绝,还有物资管理员、实习管理员。这都是他的标签。

  凌晨5:30,当大数人还在睡梦中,他的一天就正式开始了。只见他手脚麻利的起床,洗漱,出发去学校。到了学校,他就像上了弦的闹钟,一刻也不得闲。跑早操、查内务、查卫生、看早自习,上课、课间操卫生检查……汗水顺着白发大滴大滴地流下来,后背都湿透了,也没顾上擦擦。办校牌的学生刚走,自己班的学生又来了;缺备课本的老师刚走,实习材料又送来了。

  下午,本来没有课的他也闲不住,因为学生们快要技能大赛了,所以中午本来就没合眼的他又匆匆去了实训车间,一待就是一下午。晚上,看自习、辅导学生、送学生回宿舍,直到学生睡下他才在夜幕掩映下匆匆往家赶。

  一天夜里,急促的电话铃声把他从睡梦中惊醒。原来班里的一个女生无故腹痛不止,校医束手无策。这个女生他知道的,父亲去世,母亲身患重病,还有年迈的奶奶在八十里外的农村和她们生活在一起。放下电话,他拔腿就往学校赶,带学生去医院。到了医院,他自己垫钱挂号、检查、输液,整整忙活了一宿,却也不忘安慰电话那边焦灼的奶奶:“今晚我照顾孩子,您就放心吧!”第二天一早,奶奶才步履蹒跚地赶到医院,淳朴的老人握着他的手感动得谢了又谢。得知奶奶一大早搭村里货车过来还没有吃早饭,他又自掏腰包买了早点,自己没顾上吃一口就匆忙赶回学校,又开始了新的一天。

  在班级工作中,他始终把关心学生放在第一位。有一次,他班的李菲同学嘴唇上起了疱疹,她到他眼前:“老师,你看我的嘴怎么了?”他说,可能是疱疹,到卫生室看看吧。到卫生室后,医生说用抗病毒的软膏阿昔洛韦抹一抹就好了,可卫生室没有这种药。下午下班回家,他到药店买了一盒阿昔洛韦,第二天上早操的时候递给了她。当孩子接过药的时候,可以看出她眼中的惊讶与惊喜。以后每次有不舒服的时候,她都会向他说一说。

  刘力菲,一个很聪明、个性很强的学生。开学初,有一天她晚上自己离开学校了,联系不上。他赶紧联系她的父母,她的父母倒是不很着急。他发动班里的同学,想尽各种办法联系她。后来晚上十点来钟,她爸爸打电话说她回家了。后来了解到,她爸爸管她的方法粗暴、简单,开口就骂,有时还动手,连带她弟弟也遭殃。回家后,她基本不和爸爸说话,认为爸爸不尊重她,她不想上学了。了解到这种情况后,他多次与家长沟通,与学生谈心,解开她的心结。经过他的努力,她与爸爸的矛盾缓和了,上课的时候,明显感到了她的改变,也没有再逃过课,听讲也认真了,成了一名好学生。

  2012年,他接任了11会计六班的班主任,也就是这一年,他的儿子开始上小学了。学校离家远,他早出晚归,事无巨细,几乎离不开学校,因此,做饭、接送孩子的重担就全部压在同样上班的爱人肩上了。每次回家看到爱人疲惫的样子,他心里总是充满了愧疚。就这样,班主任一干就是好几年。14年,接新班,15年,班级合并了,他又毫无怨言的接了一个新班,接收新生、军训、整合班级,又得从头再来。这一年的春天,九十多岁的岳母病倒了,生活不能自理,子女们需要轮流回家照顾老人。每次爱人回老家一住就是一个月,照顾孩子的担子就全都落在了他的身上。为了不耽误上早操,他每天都提前早起,给孩子做好饭,再把孩子叫起床,让儿子自己洗漱、吃饭、上学,再骑着电动车匆匆赶往学校带早操。每天如此,从未落下。每次下晚自习回到家,已九点多,儿子往往已经睡下,书桌上摆放着他工整的作业等他签字。望着懂事的儿子,他心里一阵阵发酸。

  今年春天,岳母走了,九十多岁的岳父又需要人照顾了,他自己的母亲也快八十岁了,儿子到了小升初的关键时期。生活的压力又重了起来。就在这种情形下,他所带的班级仍然是学校的优秀班级,他是我们心中优秀的班主任。

  在他当班主任的这些年,他所负责的班级取得了良好的成绩,每年都被评为优秀班集体,陈瑞娟、周洁、郭萌萌等同学相继被评为“青岛市三好学生”,本人也被评为校“四星班主任”,并于去年参加了学校的星级班主任培训。

  新学期,他又当上了17物流2班的班主任。

  莫道桑榆晚,为霞尚满天。在我们美丽的校园里,又有多少这样普通而又可爱的老教师,用如火的晚霞,托起了学校的明天……让我们向他们致敬!